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职场资讯 > 职场八卦 > 你说35岁的员工即将被淘汰?我笑了
你说35岁的员工即将被淘汰?我笑了
作者: 时间:2018/9/26 阅读:76次

“35岁是人生的分水岭”,不知道从何时起,这句话开始被大家挂在嘴边,奉为真理。在社交媒体上,关于35岁“中年危机”的讨论也比比皆是。

仿佛到了35岁,还没有当上中层,这辈子就会庸庸碌碌;

到了35岁,想在新行业从头开始,会被所有人反对;

到了35岁,还没有结婚,就会被认作异类;

……

在网友们的讨论中,35岁似乎被套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思维定式。事实是否真的如此?经纬君帮你问了问几位不同年龄段的人,也许他们眼中的35岁,与你所设想的完全不同。

 “对35岁感到焦虑,却不知在焦虑什么”

苏昀 女 27岁

谈起35岁,苏昀第一个反应的不是自己有没有当上中层,而是想着,那时候孩子该几岁了。

“25岁到30岁这段时间很尴尬,所有人都觉得你该长大,但自己却还想自称一声宝宝。”她说,以往都是过了新年就涨一岁,近几年却坚持到过完生日后才更新自己的年龄。在国企做着文职工作的她刚刚结婚,工作和家庭都趋于稳定。然而,这份稳定也只能短暂维持。

同学聚会的话题从八卦聊到育儿,苏昀意识到自己原来与大多数人并无不同。在如今的职场,这个年龄的女性大多与孩子捆绑在了一起。“26岁时我正考虑跳槽,家人们劝我找个持久稳定的单位,为以后生孩子考虑。当时觉得至于吗?但这才过了一年多,我自己也考虑起这些问题来。”

如今苏昀和爱人居住在北京,由于还着车贷,未来一两年也只能保证收支平衡。她坦言,自己现在的努力,只是为了不想将来养育下一代时还需要父母的资金支持。“和家人朋友聊到未来时多少有些焦虑,但又说不清楚具体在焦虑什么,可能是自己对家庭和事业都有所期待,却很难两全吧。”

20岁的时候会害怕到25岁,但真的到了25岁却觉得没什么可怕的。现在又在隐隐担心着30岁,会不会到时候也会觉得是虚惊一场?至于35岁,或许也是如此。

“35岁还没对象,没准会单身上瘾”

王博 30岁

住在北京南城,上下班时间相对稳定,性格开朗,头发茂密的王博,算得上是一个“非典型”程序员。

王博大学毕业后便一直做着软件开发相关的工作,2015年从深圳来到北京,为的是能离河北的父母家近一些。今年,工作了7年的他果断裸辞,决心考研,理由是“突然之间,身边全都是研究生了”。

作为北漂,王博觉得自己压力其实不大。收入养活自己绰绰有余,父母身体康健,无需其他负担,这无疑给他创造了相当自由的条件。遥想五年后的自己,王博希望届时可以走上管理岗位,同时能担负起北京的房贷。“虽然没给自己定下死目标,但至少要有选择的资本。”

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头疼的事,大概就是王博的个人问题了。30岁依旧单身的他,在越来越丰富的“情侣节日”中屡屡躺枪。所幸,父母关心归关心,但还没有到过分着急的地步。

“前几天跟我爸聊过一次,他跟我妈都挺开明的,我们认为不管单身还是恋爱,哪个状态都各有各的精彩,在哪个阶段就要好好地享受。”谈起这个话题,王博一边态度坦然,一边又不忘记自嘲,“如果35岁还单身也没什么大不了,只怕自己没准会单身上瘾,哈哈。”

“人生的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是坎”

高雪 35岁

35岁的高雪,正好处于大家所说的“分水岭”上,然而她自己却对这种说法毫不认同:“我觉得任何时候都不是个坎,人不能把自己钉死在某个节点上。”

颇有独立意识的她,一直慎重地对待自己的每次选择,结婚生子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。“我也经历过被家人朋友催婚的年纪,但我不想过早地束缚自己,希望能把关注重心百分之百放在自己身上,所以直到29岁才结的婚,30岁要的孩子。”

如今,早上把孩子交给同一小区的公婆照顾,下班后再把孩子接回来,成为了高雪的固定生活模式。晚上和周末若需要临时加班,免不了要被各种“捣乱”。她有时候觉得,下班好像比上班还要累。

如果让高雪算一笔账,她认为自我关注是在阶梯式下降的。如果婚前是100%。那么婚后就变成了60%,一部分精力分给了丈夫和家庭;而有了孩子之后,留给自己的关注就只有20%。“一大半的精力都在孩子身上,还需要兼顾公婆和父母,现在极少有自己的时间。”

而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高雪打算让生活重心逐渐回归自身。在35岁这年,高雪选择跨行业跳槽,以事业上的追求来充实自我。“给孩子过多关注其实也是不妥的,只有父母先做好自己,才能养育好孩子。”

“做人呢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”

江铭 38岁

也许因为做了多年销售的关系,江铭非常善于与人打交道。看到他身穿潮牌,语速飞快讲着段子的模样,大家很难联想到这是个“奔四”的中年人。

提及“35岁还没当上中层”这一话题,江铭认为这是人之常情。“员工那么多,中层岗位总是有限的,为什么必须要拿岗位当作标签呢?”

平均每天工作3-4个小时,没有坐班压力,业绩与收入稳定,江铭表示自己对于现状很满意。“如果让我每天从早到晚加班,而收入的涨幅却不能和付出相匹配的话,我宁可不要为了升职而升职。”

32岁那年,江铭跨行跳槽到某大型外企做医药代表,第二年销售业绩便拿了全国第一。然而他却没有急于扩大业绩,而是将更多精力放在“玩”上;现在,他是公司工会的篮球队长、足球队骨干,动辄飞往全国各地打比赛;桌游、远足、自驾游等活动也颇为丰富。“我发的朋友圈都有品牌效应了,朋友们都想让我带着一起玩。”他说。

江铭觉得,自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。“举个例子来说,和朋友一起去喝星巴克我会请客,但如果只有自己的话,我肯定直接去超市买瓶矿泉水。所以我对金钱的渴求也没那么大,够花就行。

对于事业,他遵循着三个原则:做好本职工作、以自己开心为前提、不错过挣钱的机会。虽然未来的发展还未可知,但他和妻子却早早地确定了退休生活。“我们打算卖掉名下的一套房,拿出200万一起周游世界。”江铭笑着说。

来源:
热门推荐